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考古动态 > 现场传真

现场传真

我院与日本九州大学进行考古交流

20101217-23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孙智彬、金国林和刘志岩同志三人,代表单位赴日本九州大学进行为期一周的学术交流,交流内容主要包括两方面:一为学术讲演,二为参观学习。

 12月19,我们在九州大学考古学研究室与日方学者共同进行了学术讲演。参加这次讲演的除我们单位的三位同志外,还包括九州大学考古学研究室的宫本一夫教授以及该教研室的硕士生和博士生,还有综合地球环境学研究所的槙林启介博士,立秋美术馆的留德大辅博士和太宰府教育委员会的白石溪牙等共二十余人。其中孙智彬研究员发表的题目为《重庆中坝遗址的发现与研究》,全面的介绍了中坝遗址的发现与发掘过程,以及通过多学科的方法对遗址进行研究,并由此得出该遗址的年代和属性等相关结论。金国林发表的题目为《四川省汉源县桃坪墓地的发掘与分析》,介绍了桃坪墓地发现的从东周至唐宋时期的墓葬,并对各时期墓葬的特点进行了总结,由此对当时的社会发展状况进行了探讨。刘志岩发表的题目为《麦坪遗址的初步分析》,对麦坪遗址历年的发掘成果进行了总结,并通过文化因素分 析,区分出了不同的文化遗存。宫本一夫教授发表的题目为《四川省雅江县本家地遗址的发掘调查》,介绍了日方本年度在雅江的最新发掘成果,并由

 

此探讨了整个西南地区的石棺葬文化。整个交流由下午130分开始,6点钟结束,历时四个半小时,每个人讲演结束后都进行了较为热烈的讨论,现场始终包围着较为浓厚的学术气氛。

交流会现场

 参观学习的地点主要包括九州国立博物馆、福冈市博物馆、鸿胪馆、九州历史资料馆、佐贺县立佐贺城本丸历史馆、小郡市埋藏文化财调查中心、太宰府遗址、大野城遗址、吉野里遗址、九州城址等十个博物馆和遗址,可以说内容十分丰富,收获也是非常巨大。

九州国立博物馆和福冈市博物馆,主要是通史性的陈列。通过对这两个博物馆的参观,使我们对九州地区乃至整个日本的历史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九州博物馆的工作人员还盛情邀请我们参观了其文物修复库房,文物损伤的精确检测、文物修复所用材料、传统工艺的传承到陈列文物的安全防护等几个方面给人留下了尤为深刻的印象。

太宰府遗址和鸿胪馆主要是展示中日文化在古代交流的成果,其中大部分的遗迹和遗物主要集中在唐宋时期。中国进入日本的器物包括瓷器、金银器和铜器等,其中不乏精品,是中日文化交流的有力见证。

 

 

吉野里遗址,是日本弥生时代的一个著名聚落。这里包括了弥生时代的房址和墓地。其建筑根据功能不同,分成了两个区划:包括生活区和宫殿区,均有环壕包围。墓地在居住区外,经过较为科学的规划。根据等级不同,可区分为贵族墓地和平民墓地。其中贵族墓地修建在长方形的土墩之上,排列整齐,采用瓮棺葬。瓮棺内外均涂成黑色,有青铜器和陶器等随葬品。平民墓地发现的墓葬数量较多,均采用瓮棺葬,但是随葬器物很少或者没有。现在已经在原址的基础上建成了一个遗址公园,将弥生时代的建筑和墓葬展现在人们面前,由专门的机构对其进行管理和规划,此类模式可供我们在修建三星堆考古遗址公园时进行参考。

参观吉野里遗址中的贵族大冢

九州历史资料馆的参观给我们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其对文物的修复、保护和展示。经过馆内工作人员的介绍,使我们了解到其从发掘到修复保护展示的一系列运作过程。其对文物的修复和保护是通过 透明的玻璃窗展示给公众参观的,其从清洗、拼对、修复到绘图一条龙的作业方式,其文物损

 

 

伤的精确的检测、金属质地的成分分析等高科技仪器,特别是其对修复之后文物的及时展览,更是让人耳目一新。这些对我们新办公大楼和新文物整理基地的建设具有极为重要的参考价值。

九州历史资料馆内与日方管理人员

总之,此次赴日本九州大学的交流,不仅使我们对最新学术成果进行了更为深入的探讨,同时也使我们了解了日本的历史,见识到了日本同行们的工作方式和方法,可以说获益匪浅。如果说本次之行还有一点遗憾的话,那就是因为天气的原因,没能见到日本同行的田野工作,希望以后如果有机会可以在这方面进行有益而深刻的交流。

 

                                                          

拟稿:刘志岩                                  核稿:周科华